今天回到了家,在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见到爷爷那一刻心里还是被震住了,消瘦。四个月病痛的折磨。已经不能让他起坐,说话,还有些许不清醒了。

不敢回忆爷爷的过去。止不住的难受⋯⋯

时光,可怕.

老爸也白了很多头发.自己应该的担子没有接过来。努力远远不够。